当前位置:主页 > ca88亚洲城官网 > 正文

那些像烟火一样的往事之二青春期

时间:2017-05-15 20:43 来源:www.rourrie.com 作者:ca88亚洲城娱乐_ca88亚洲城官网【官方授权网站】 阅读: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到了高中,南溪和闺蜜何念念,“退学”南溪惊讶道。

“你为什么要退学啊?”

“我要到山东的一家工厂打工,跟家里讲好了,我这么笨考不上什么好大学。”何念念说。

“那你跟李淼说,何念念我舍不得你,你想啊,从初中到现在都是你和李淼背着我,你走了这枯燥的学习生活我怎么熬啊?我求你了别走,好不好?”

“南溪,我决定的事是不会改的,我走了你好好保重。”

李淼从外面进来,也没多规劝,开始帮何念念收拾行李,下午天气晴朗,周围的气氛有些凝重;二人在火车站准备送走何念念,候车大厅里,三三两两依依惜别的情侣,还有准备送别亲人的人们,三人在火车站候车厅里有道不忘的离别的华语,仿佛回到了从前,南溪开始浮现回忆的画面,不知是谁打开了时间的锁,回到了初二的时候,一起打打闹闹,一起上课,一起分享食物,一起挨罚,一道邻家果园里偷果子。在学校的的每一个角落都有三人的痕迹。

“南溪你打开生物书,我跟你聊一件事,唉,是这页,是女性生理这一片,讲到女子子宫子宫膜脱落,每月一次成为月经。看完了吗?你有没有?”何念念暗示道。

“什么?怎么了?”

“哎呀你笨呀,昨天晚上我睡觉,忽然流量很多的血,把我吓坏了,我妈说就是月经来了,还带我去看大夫,开了一些调经的药哦。”

“是吗?你怎么来的这么早啊,我还没来啊”南溪第一次知道女人还要来月经。

“你为什么还没来?这叫例假,也叫大姨妈,来了这个才是女人呀。”何念念不好意思说道。聊得南溪脸绯红。

花纷落因为你来过,怎么才算走过,青春这段跌跌撞撞的旅行。一起骑单车飞快在沙石小路上,骑着单车去旅行,爬上山顶古时候的传说,这座山是凤凰山,那边的小山包是凤凰蛋,是置祖坟风水宝地。三个人爬上山顶,坐在山顶吹风,天空飘来那首《潇洒走一回》:

天地悠悠

过客匆匆

潮起又潮落

恩恩怨怨

生死白头

几人能看透

红尘呀滚滚

痴痴呀情深

聚散终有时

留一半清醒

留一半醉

至少梦里有你追随

我拿青春赌明天

你用真情换此生

岁月不知人间多少的忧伤

何不潇洒走一回

天地悠悠

过客匆匆

潮起又潮落

恩恩怨怨

生死白头

几人能看透

红尘呀滚滚

痴痴呀情深

聚散终有时

留一半清醒

留一半醉

至少梦里有你追随

我拿青春赌明天

你用真情换此生

岁月不知人间多少的忧伤

何不潇洒走一回

红尘呀滚滚

痴痴呀情深

聚散终有时

留一半清醒

留一半醉

至少梦里有你追随

我拿青春赌明天

你用真情换此生

岁月不知人间多少的忧伤

何不潇洒走一回

岁月不知人间多少的忧伤

何不潇洒走一回

“?天地悠悠过客匆匆潮起又潮落”南溪开始唱着。“红尘呀滚滚,痴痴呀情深,聚散终有时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至少梦里有你追随,我拿青春赌明天,你用真情换此生,岁月不知人间多少的忧伤,何不潇洒走一回,岁月不知人间多少的忧伤,何不潇洒走一回”三人手拉手站在山顶一唱了起来。歌声飘荡在空中,三个人一起采野花,穿梭在树林中。

教室后院一排排老杨树,南溪和何念念爬到树上,坐在树杈上连着天的位置,瞭望远方空空的山野,和操场上玩耍的孩子们,两人聊天一边取笑在树下急得乱蹦的李淼。

三人一起考上镇上的高中,分到一个班里,一起上课,一起吃饭,住在一个寝室,一起逛街买衣服,一起爬山。南溪回忆倒这,表情忧伤,眼睛迷离。如今要分离了,纵使有万般不舍,终须一别。离别的站台上熙熙攘攘的准备远行即将离别的人,个个泪眼婆娑。

“到了那边别忘了我们,常给我们写信,注意身体,一路上保重。”南溪不舍道。

“给你,这是你的行李。到那边别忘了来信,好了车来准备上车吧。”李淼边递行李变哭得跟个泪人似得。

“不留我一下呀?就这么舍得让我走啊?嘿嘿呵呵呵……”何念念悠悠说道。风吹乱了她的发,吹乱了南溪的心,送别好朋友,没有挽留,火车开过来,何念念回转身,没有丝毫停留,轻抚乱发,一步一回头,挥手道别,走上火车,何念念找到自己的位置,头伸出窗外,说了声再见,便拉下车窗。南溪和李淼追着火车跑了很远,直到火车走了很远,两人才停下来,互相拥抱这大哭。

高一的生活枯燥无味,可是南溪和李淼却找到了其中的乐趣,语文课上,老师讲的眉飞色舞,两人听得如痴如醉,伴随着童年的歌谣,罗大佑的那首《童年》响起,“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操场边的秋千上,只有蝴蝶停在上面,黑板上老师的粉笔,还在拼命唧唧喳喳写个不停。等待着下课,等待着放学,等待游戏的童年。福利社里面什么都有,就是口袋里没有半毛钱,诸葛四郎和魔鬼党,到底谁抢到那只宝剑,隔壁班的那个女孩,怎么还没经过我的窗前。嘴里的零食,手里的漫画。心里初恋的童年,总是要等到睡觉前,才知道功课只做了一点点。总是要等到考试后才知道该念的书都没有念,一寸光阴一寸金,老师说过寸金难买寸光阴。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迷迷糊糊的童年。”李淼忽然跑过来:“何念念来信了。”两人操场上读着信。

李淼,南溪亲启:

我到了,济南好大啊,大到我找不到尽头,我感觉我好像在流浪一样,下火车我被亲戚接到了。大地方我既兴奋又高兴。但是唯一一点,就是想家乡,想你们,我的好闺蜜。亲戚把我安排在食品厂包装食品,每天都上班,还可以就是有点累,我住在工厂的女寝室里,认识一些打工的妹子,平时休息的时候,一起上网,一起逛街。

我拍了些照片给你们俩,看看我在这边样子,我早这边一切都好,就是想念家乡的信,忘了告诉你,我在这边认识了个男孩子,他一直在追我,我们谈恋爱了,他带我去唱歌,去旅游,这可是我的初恋啊。我好爱他,他很照顾我。

好了我该上班了,盼回信!

何念念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太阳总下到山的那一边,没有人能够告诉我,山里面有没有住着神仙,多少的日子里总是,一个人面对着天空发呆,就这么好奇,就这么幻想,这么孤单的童年,阳光下蜻蜓飞过来,一片片绿油油的稻田。水彩蜡笔和万花筒,画不出天边那一道彩虹,什么时候才能像高年级,的同学有张成熟与长大的脸。盼望着假期,盼望着明天。盼望长大的童年,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盼望长大的童年。”信读完了,周遭还飘着《童年》。

(责任编辑:洛里ca88亚洲城娱乐_ca88亚洲城官网【官方授权网站】)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